奉孝同在自家的當鋪板屋前。楊親福 攝
  通ARMANI訊員 楊親福 本報記者 段雲行
   站宿霧崗警衛5年,愉快回家生產
  奉孝同是新化縣奉家鎮下團村人,由於家裡窮,奉孝同四五歲時就挑起了家務活的重擔,推磨、砍柴、割草、挖野菜、喂豬,只要幹得動的什麼都乾。1934年12月,紅二軍團長征經過奉孝同的家鄉,最開始,奉孝同姐弟6人,見到紅軍就跑,跑進屋後山上的叢林中躲起來。“奔跑中,我聽到紅軍戰士使勁向我們喊話‘別跑,我們是自家人!’後來,有一位戰士經我父親同意後進了屋,向我們打聽這裡誰是地主,我們不懂什麼叫地主,那戰士就問‘哪家租谷擔數最多?’我父親就告訴了他們。見殺了地主馬爾地夫的豬,開了地主的倉,我父親相信他們是為勞苦大眾打江山的人民子弟兵,便迎接6位戰士進家裡住了兩晚。”深受感動的奉孝同,也產生了長大後要參加紅軍的想法。
  1950年,抗美援朝戰爭打響,為了參軍,22歲的奉孝同將年齡改為18歲,順利入伍,加入了中國人民志願軍,雄赳赳氣昂昂,跨過了信用貸款鴨綠江。
  1953年初,奉孝同從部隊調入中央警衛團,被安排在一中隊。負責內衛的一中隊的職責是貼身保衛毛主席。毛主席住豐澤園,奉孝同被安排在其後門站崗。他多次跟毛主席聊天、吃飯、合影,“毛主席很隨和,也很講感情。”他回憶說。
  第一次跟毛主席談話,他很興奮,夜不能寐,寫下了詩句:“大雁南飛半天雲,毛主席領導咱們大翻身。板船全憑老艄公,中國人民全靠毛澤東。冬夏常青松柏樹,毛主席的話我要記清。”
  在警衛團的5年,是他一生最難忘、最幸福的歲月。他先後被授予執勤能手、技術能手、一級射擊能手榮譽稱號。除了練軍事技能,主席還給他加派了讀書的特殊任務。只讀過三年小學的奉孝同,堅持認字學習,最後能讀報、寫信、寫詩文了。
  1958年2月,“為加強國家社會主義建設”,奉孝同響應號召,從北京回到老家,從事農業生產。嚴守機密,是對每個複員警衛員的要求。正因為如此,他的《複員軍人證明書》才這樣寫:“奉孝同同志系湖南省新化縣人,於1950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,現為加強國家社會主義建設,特准予複員。此證。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。”絲毫沒提他是主席警衛員的事,而他此後對自己那5年的經歷也從來沒有透過一絲口風。
  男女民兵連長,結成伉儷
  奉孝同複員回家後不久,公社邀請他當武裝幹事,訓練民兵。黨和國家號召“大辦民兵師”,基層政府高度重視,奉家公社成立男女“基幹民兵連”各一個,奉孝同任男連連長,王歡雲任女連連長。志同道合的奉孝同與王歡雲成了情侶。1958年年底,新化縣組織民兵集體比武活動,奉家公社男女民兵連雙雙獲得第一名。不久,奉孝同與王歡雲結了婚。
  當時,在新化山區,野豬和華南虎特別多,常有人被老虎咬死或咬傷。為了保護群眾利益和人身安全,奉家公社將打野豬和老虎的任務交給了男基幹民兵連。
  後來,因趕獵成績突出,縣裡分給奉家公社一個國家級優秀民兵指標。“國家級優秀民兵,本輪不到我的,但奉孝同執意讓給了我。1960年5月1日,我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參加了群英會,見到了偉大領袖毛主席,獲得步槍一支、子彈100發的獎品,和毛主席著作、勛章紀念品。”老民兵劉一中告訴記者。
  1962年,奉家公社被劃分為雙林、奉家、上團3個公社。奉孝同向新來的上團公社黨委書記遞交了請求成立趕獵隊的報告,得到批准。“當時的上團公社有6個大隊,趕獵隊由每個大隊挑選1人組成。奉光元當隊長,我當會計。”老人回憶說,按公社規定,捕獲的野獸,一律宰殺,肉一半歸捕獲地所在的生產大隊集體所有,另一半由趕獵隊交公社,按作好的價格賣出,再將現金交給趕獵隊長分配給每個隊員。“當時公社給野豬肉定的價格為每公斤0.25元,直到趕獵隊解散,一直是這個價。”
  趕獵很累,也有危險。有一次,趕獵隊員們在報木村楊梅界打野豬,隊員王正才以為倒地的野豬死了,走近去看,冷不防被一躍而起的野豬咬了一口,咬掉一塊肚皮!好在奉孝同眼疾手快,補了一槍,打死野豬,保住了王正才的性命。那天打了3頭野豬,他們喊來楊梅界的人抬走了那頭150多公斤的大野豬後,奉孝同背著王正才,其他隊員抬著兩頭野豬,在沒有月亮的晚上,大家摸黑往公社方向走去。走完40多公里陡峭的山路,回到上團公社,天已大亮。一過秤,兩頭野豬分別為60公斤和72公斤。
  沉寂多年,意外引起關註
  上山趕獵,和妻子一起下地幹活,歲月又將奉孝同磨練成了地道的山野農民。就這樣,他在奉家鎮下團村的三牛凼沉寂了54年!除了他妻子王歡雲,誰也不知道他是毛澤東的貼身警衛員。1959年,公社公佈“放衛星”獎勵標準,每畝稻穀報數收穫300公斤獎白酒4兩,每多收50公斤稻穀,增加獎勵白酒2兩。奉孝同當眾說:“寧可實事求是,不可喝這‘空肚’白酒!”當場挨了批評。
  1960年到1980年的20年,是奉孝同一家生活最困難的時候,可這位鋼鐵漢子咬牙忍著,沒有向組織開過口,也從未向村鎮打過報告。沒米下鍋了,一家人就咽糠粑吃野菜填肚子。直到1985年,他們的日子才逐漸好轉,2005年,新化縣民政局從檔案中發現奉孝同系抗美援朝志願兵後,給予他每月510元的優撫補貼。
  終於有一天,奉孝同暴露了深埋心底50多年的秘密:“我是毛主席的警衛員。”
  奉孝同夫婦養育了3個女兒,但因各種不幸,近10年來,奉孝同身邊只有大女兒陪伴,被二老視為養老希望。可天有不測風雲,2009年,奉孝同家再次發生不幸,奉慶齡在自留山裡捉偷樹賊時,被偷樹賊打成嚴重腦震蕩,後經湘雅醫院診斷為腦內多發性腔隙梗塞,雙側篩竇炎。醫生說,不可根治,只可控制,醫葯費每天300元左右。奉孝同一急之下,向縣武裝部遞交了求助報告,寫上了“我是毛主席的警衛員”,以期引起上級重視。
  奉孝同的身份解密後,引來多路記者採訪。面對各路關懷,奉孝同老伴王歡雲高興中突發腦溢血,住進了醫院。縣長、縣委書記相繼到醫院看望了老人,在問及奉老有什麼要求時,老人回答道:“我想瞻仰毛主席遺容。”
  許多和奉孝同素不相識的人,被老人的事跡感動了,祁東縣河洲鎮一位種棗的農民給老人寄來500元慰問金。各地愛心人士還給老人捐款2萬多元。老人流下了激動的淚水:“我身體差了,離地越來越近了,無以回報,願意將我的日記獻給政府。”他將記錄發生在毛主席身邊的事的3個日記本捐贈給了湖南軍事博物館。
  今年,奉孝同85歲。他依舊住在下團村三牛凼那破舊的板屋裡,依舊天天勞動,精心護理妻子和女兒。面對登門採訪的記者,他說:“我唯有保持愛勞動、愛妻兒的晚節,給世人做出榜樣,才算對得住向我獻愛心的人,對得住共產黨,對得住這個偉大的時代。”  (原標題:奉孝同:幸福地為毛主席當警衛)
創作者介紹

潮人

rojv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