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羊城晚報記者 褚韻
  近年來,廣州市內有不少公園因市政工程等原因,需要暫時圍蔽部分區域。圍蔽對公園環境造成的影響,以及工程完成後,如何進行復綠及功能恢復等問題備受市民關註。
  近日,記者走訪了市內部分由於不同原因正在或已經施工完畢的“被圍蔽公園”。發現大多數公園均有相關的復綠及重建計劃,但明確的時間表和規划進度卻“不見公開”,有專家建議,“圍蔽區恢復”應納入統一管理,“逾期不動”者應該予以處罰。
  磨碟沙公園
  “借”來何用
  建有軌電車停車場
  大樹被統一遷移
  復綠尚無時間表
  1日下午,記者走訪了位於雙塔路沿岸的磨碟沙公園。上周相關消息稱,因有軌電車停車場的建設工作,公園約有30%的空地被圍蔽,施工總占地16846.6平方米,預計今年10月完工。
  記者遇到了幾名在散步的街坊,他們表示知道公園被圍蔽,“聽說是建有軌電車的停車場,可以理解”。
  在他們的指引下,記者來到了靠近閱江路公園北門的原休閑娛樂區,果然看到東北角的這塊空地被圍蔽起來,有工人正在平整土地。工人表示,他們是在兩個多星期前進場的,此前場內已經進行過清理。不過,還有三棵大樹被小心保留。但大家都說不清楚施工後具體的復綠情況。在施工現場的屏蔽圍牆上,記者見到了由海珠區建設和園林局出具的“准予行政許可決定書”,文件中明確提到“做好遷移樹木的登記造冊工作”,以及“不得隨意侵占破壞非批准範圍綠化”、“場地不得閑置”等相關內容。
  “兩個星期前,市裡的批覆已經下達,隨後我們就對需要處理的樹木統一遷移,安置到苗圃基地,剩餘的大樹是要保留為車站所用,目前綠化遷改工作已經順利完成。”海珠區建設和園林局的相關工作人員表示,已經被遷移的樹木,要結合具體的執行方案,如果不適合重新種回原址,將會安置到區內其他合適的綠化點。“這也是我們的一貫操作方法,樹木成活率還是很高的。”
  有軌電車方面則回應,生態功能的建設將與停車場同步,不過就沒有回覆具體的“復綠時間”及安排。
  東山湖公園
  “借”來何用
  因修地鐵被圍數年
  地鐵口已經修好了
  為何此處仍留爛地
  “這塊地少說也圍蔽了四五年,現在地鐵口都修好了,怎麼還是空置的爛地一片?”在地鐵六號線東湖站靠近東山湖公園的出口,記者看到了街坊口中的這片“空地”,由於連日下雨,這片面積不小的空地里一片泥濘,有幾棵小樹在圍蔽展板旁“冒出了頭”,除此以外什麼也沒有了。
  記者註意到,這片空地被“兩堵圍牆”包圍,沿街的是地鐵公司原來的圍蔽塑料牆,而靠內的一片則是東山湖公園的外牆。與它一牆之隔的是公園內一個小型游樂場,但游戲較為陳舊,無人問津。有游客表示,搞不清楚這片空地的具體作用。“看起來又像是市政道路的一部分,可是也像公園的區域,不管原來做什麼的,還是希望儘快利用起來。”
  隨後,記者在公園管理處瞭解到,原來這片空地確實屬於公園的管理範疇,原本是由地鐵公司借用,在今年年初收回。“我們是計劃連同原來的那部分游樂設施,一起建造一個主題游樂場所。”公園管理處表示,年後已經開始進行相關的工作,但是由於原來小型游樂場的臨時合同還沒到期,他們一直在協商解決,預計今年5月前後就能夠公開招標。“肯定是要有資質的、合規格的公司,我們要做好前期的準備工作,希望游客理解。”
  街坊聲音
  盼制定強制性規範
  明確復建復綠時間
  雖然走訪的兩個公園都給出了不錯的規劃及復建方案,不過記者註意到,近兩年來廣州有不少公園因各種原因被“占用”。為何各類工程總愛“借地”公園呢?
  專業人士透露,由於市政工程向一般的商業、住宅等已有規劃用地“借地”存在困難,尤其是涉及拆遷、對周圍建築環境影響等問題,因此不少工程都盡可能地選擇向工程造價較低、對周邊影響較小、且排水、交通、出入線問題較易解決的公園入手。“雖然審批、報建方面都有規範,但在具體的復綠要求、如何恢複原有功能及工期限制等方面,並沒有具體的執行規範和處罰標準。”
  採訪中,不少市民向記者反映,一方面大家都很支持市政工程的建設,但往往因為工期不定、計劃不公佈等情況,讓街坊們擔心原本是公共休閑之用的綠地、樹木等最後全都“失聯”。“圍蔽時、拆除時媒體追問,都說有安排有計劃,可是就是沒有時間表,有的是圍蔽時間拖延,有的是遲遲不能復綠。”有街坊希望,能夠制定強制性規範,要求公園在復綠、復建等安排上有“明確指引”及“量化標準”,並定期公開。
  專家看法
  圍而不建拆後不管
  應立制度予以處罰
  暨南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胡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,“圍而不建”和“拆後不管”都是對社會資源嚴重的浪費,也是城市管理粗放的表現。他建議,對於市政施工單位要提前做好施工時間估算,做好恢復圍蔽區域功能的“計劃表”,有恢復公園功能的監管單位也要加強管理,最好把時間表“估算到天”,若有圍蔽延遲或是圍蔽後不及時恢復的情況,按照相關制度,按天數進行罰款。政府則可以將這一筆罰款“還民”,再次投入到城市交通建設。“準備工作一定要先做好做足,確認圍蔽後、拆遷後的恢復安排,才可以進行施工。”胡剛最後說。
  廣州社會科學院的彭澎研究員則表示,解決相關問題關鍵要“公開”。“動工要求明確下來後,要有公告公示,以便於有效的監督。因為某些原因不得不延期,則要及時做好新的公告和公示。”他表示,這樣一來如果復建和復綠拖得太久,民眾就能及時發現,政府可以啟動相關問責機制。
  由此及彼
  這些年,廣州被“借用”的公園
  天河公園:由於未來將成為三個地鐵換乘站,天河公園部分區域從去年6月開始圍蔽,預計到今年6月份才能夠“臨時占用期滿”,為了施工,近4000棵樹木被“挖走”,但至今未有相關部門對復綠尤其是具體時間表給出準確答覆,僅表示“要根據工期決定”。
  白雲公園:去年年初剛剛開放,建成不到一年就被再次圍蔽。據管理方透露,廣州市新兒童公園項目選址此地,去年底圍蔽開工興建。預計今年6月能夠順利完工,復綠時間還要“等待具體施工進度才能夠確定”。
  流花湖公園:北門著名景點蒲林廣場從2009年開始圍蔽,一圍就是3年,在2013年初終於拆除圍蔽,隨後裝修一新,並與南片區休息亭廊連成一片。不過在去年4月初,又因為配合廣州市軌道交通八號線北延段彩虹橋站的建設需要,圍蔽園內部分停車場,同時多年的“流花鳥苑”也終止運營。
  褚韻  (原標題:公園幾時復綠復建�
創作者介紹

潮人

rojv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